admin管理员组

文章数量:815284

花開的聲音

花开的声音,真正有一种慵懒的气息,蓓蕾地绽放,如同少女对镜梳妆,轻抹慢擦,待梳妆完毕,自是光彩照人。并缓缓地,透出花蕊的馨香,为铮琮之歌般,洋溢出欢乐。—题记

惊鸿一瞥,倏然莅临,优雅地。仿佛若诗,似画,轻飘着,潇洒入之,轻盈贯之,萌动发之,不一而足矣。醉,拥,享,流溢的,那片清澈哟,还真不能缄默,恣意地静寂。

真正的,多想向花儿诉说。可花儿呢?当是快乐的天使,是澄清的灵魂,是野渡的船泊,是欢乐的源泉,是永远诉说不清的高山流水与二泉映月。只有真正拥有,才能自行阐释。

花开的声音清溢有致,花开的声音飘逸泛香,花开的声音独特不凡。它,悄然而至,倏然回归,仿佛若远古的旷音,丝毫没有经我们人类批准,就潇潇洒洒地将花儿推向了世界。然而,它毕竟还是像天上的星辰般闪烁。任我们人类们,不断将它所欣赏,所微笑,所恣意飞扬。如同适逢有月光的夜晚,那圆圆的,弯弯的,椭圆的,想必自是月亮高挂苍穹,是我们人类自己被自己眼睛欺骗,才有了月亮的各种不同形状。但真正的月亮当是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可这样的,还是误区众多,任人揣评。然而,还是有美妙享受,并将幸福茁现。

花开的声音,真正有一种慵懒的气息,蓓蕾地绽放,如同少女对镜梳妆,轻抹慢擦,待梳妆完毕,自是光彩照人。并缓缓地,透出花蕊的馨香,为铮琮之歌般,洋溢出欢乐。

快慰的,而快慰真是快慰吗?快慰的时光,随风飘洒,只知有心情的流溢,为感觉,为清醒,为纯粹感悟的点点滴滴,蜂飞蝶舞,香飘十里,醉了万千生灵,浇铸出的大地,当是“花开红溢漫天艳,香飘绵绵尽含情”。

这样的快慰,只有置身花的海洋才能馨享。那花开的瞬间,轻捷进入,一朵,两朵,三朵……千朵,万朵,亿朵;一片,两片,三片……千片,万片,亿片,为着与太阳的光辉接攘,为着与大地的自然和拍,为着与欣赏人的眼眸喜悦,花开花放,开放出的绚丽多姿自然之旅,艳美鲜澄的世界,照亮了清澈纷飞的整个空间。

醉花之处,当有拥花的日子,是花开的声音,无论是春花的艳丽多姿,夏花的灼灼火红,秋花的红溢一片,冬花的洁白澄清,都有相伴的花开颤抖浅动,曼妙婀娜,凝成记忆。

我曾无数次地站立于各种花丛花海中伫观,那花开的声音几无二致,都是莅临于时节,在该开放时开放,在该凋谢时凋谢,在该陨落时陨落,而非依人之主观臆断。然传说中的武则天令百花一夜之间尽放,而惟有洛阳牡丹誓不服从。我想,这,可能就是文人墨客之杜撰,为扰动中华古国能够将牡丹凝成国色天香之垂青而已。

花儿就是这样,以各自的时令纷开着自己,宛若有一个萦定,在将自己的美丽,自己的芬芳,自己独有的个性特征,韵律声中,吐蕊之时,为世间人类带来欢悦,迎来喜色,让快乐与幸福为人间所存。

醉入花丛,仿佛已沁入酒醇,“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花海之间也。”兴奋得如同孩童,快乐得像个仙翁,瞧天空白云,观人生如此,透彻的心,好像在与自然对接,与花儿悄语。

恣意地,轻浅入纸,细揉慢咽,犯傻的人儿,只知听花开的声音。《秋翁遇仙记》之秋翁历历在目,自己也当如秋翁否?毕竟,欣赏的花儿,培护的花儿,当是一种人生享受之极致。

闭上眼,静寂无声,可眼眶内已装满了花的韵致。它在开放,它在绽蕾,它在舒媛,那声音,不啻如春蚕吐丝,细雨轻洒,微雷若无,温柔,细腻,笑靥连连,羞赧再加羞赧。

听花开的声音,也像在听人生的声音。生命之于人类,可真是太脆弱,太没有短暂的回味。瞧瞧,那刚还是鲜活敞亮,青春靓丽的人儿,可转瞬,只须一个小小疏忽,就将相隔阴阳两界。这不若然是在攀摘花儿,那花儿易凋,其凋谢陨落之时,何况人乎!

花也有着潇洒,只是未到花开正艳时节。若然,届时之光临,你也会瞧见,花的风骚劲,简直比人不能二致,尤其像那美女的魔劲,惹得男人直入沉迷,也更希望人能垂怜。灼烈,嗜艳,消魂,是缘吗?不知红尘,可否由人知之。

若要记住,请听清了,花开的声音,是几乎记不住的,可真要记,那就须年年相逢花开日,季季花开逢靓时,岁岁关注不错过,那种与花亲密接触的机会,当是多多益善,需要时日去窥之悟之。不然,当一场失之交臂的错过花期,你有悔,又能怎样,毕竟,相拥相离,叹为观止矣。

徜徉花开,没有二样。可要做到的,能有几何?但思想花开的声音,必有少年时的游玩,在清晰地为我送出一瞬之记忆。那就是,我的《我的少年时代之花开声音》:

我的清纯的少年时代,/天空当是多么蔚蓝,/那四季之风儿花儿,/却尽于我的心灵开放。/令我思之不断,/颇感成为一个人类的自豪。/以至直到现在,/我都还未遗忘,/因为我的内心,/早已与奋斗和希翼结缘。/并将一切之一切,/为我带来着阳光雨露,/带来着花开声音,/带来着我之人生,/并以烛光的映照,/为灯塔般的力量源泉,/恣意挥洒,/汩汩流淌……

这就是我的少年时代之花开声音,但可不知,是花开之声音交染,还是花开之声音闪亮,才将我之走过人生的四十多年光阴,茁壮出自由的歌儿嘹亮,放飞朝阳。

寻觅花开的声音,真要寻吗?快慰,感知,嫁接,黯淡的风云,把琴弦的高飞,以寂寞的唤醒,为灵魂,为梦幻,为上天赋予我们的希望,不去搁浅,只能前进,最终,到达花开声音的又一个不同凡响的世界。花開的聲音,真正有一種慵懶的氣息,蓓蕾地綻放,如同少女對鏡梳妝,輕抹慢擦,待梳妝完畢,自是光彩照人。並緩緩地,透出花蕊的馨香,為錚琮之歌般,洋溢出歡樂。—題記

驚鴻一瞥,倏然蒞臨,優雅地。仿佛若詩,似畫,輕飄著,瀟灑入之,輕盈貫之,萌動發之,不一而足矣。醉,擁,享,流溢的,那片清澈喲,還真不能緘默,恣意地靜寂。

真正的,多想向花兒訴說。可花兒呢?當是快樂的天使,是澄清的靈魂,是野渡的船泊,是歡樂的源泉,是永遠訴說不清的高山流水與二泉映月。只有真正擁有,才能自行闡釋。

花開的聲音清溢有致,花開的聲音飄逸泛香,花開的聲音獨特不凡。它,悄然而至,倏然回歸,仿佛若遠古的曠音,絲毫沒有經我們人類批准,就瀟瀟灑灑地將花兒推向了世界。然而,它畢竟還是像天上的星辰般閃爍。任我們人類們,不斷將它所欣賞,所微笑,所恣意飛揚。如同適逢有月光的夜晚,那圓圓的,彎彎的,橢圓的,想必自是月亮高掛蒼穹,是我們人類自己被自己眼睛欺騙,才有了月亮的各種不同形狀。但真正的月亮當是沒有發生任何變化,可這樣的,還是誤區眾多,任人揣評。然而,還是有美妙享受,並將幸福茁現。

花開的聲音,真正有一種慵懶的氣息,蓓蕾地綻放,如同少女對鏡梳妝,輕抹慢擦,待梳妝完畢,自是光彩照人。並緩緩地,透出花蕊的馨香,為錚琮之歌般,洋溢出歡樂。

快慰的,而快慰真是快慰嗎?快慰的時光,隨風飄灑,只知有心情的流溢,為感覺,為清醒,為純粹感悟的點點滴滴,蜂飛蝶舞,香飄十裏,醉了萬千生靈,澆鑄出的大地,當是“花開紅溢漫天豔,香飄綿綿盡含情”。

這樣的快慰,只有置身花的海洋才能馨享。那花開的瞬間,輕捷進入,一朵,兩朵,三朵……千朵,萬朵,億朵;一片,兩片,三片……千片,萬片,億片,為著與太陽的光輝接攘,為著與大地的自然和拍,為著與欣賞人的眼眸喜悅,花開花放,開放出的絢麗多姿自然之旅,豔美鮮澄的世界,照亮了清澈紛飛的整個空間。

醉花之處,當有擁花的日子,是花開的聲音,無論是春花的豔麗多姿,夏花的灼灼火紅,秋花的紅溢一片,冬花的潔白澄清,都有相伴的花開顫抖淺動,曼妙婀娜,凝成記憶。

我曾無數次地站立於各種花叢花海中佇觀,那花開的聲音幾無二致,都是蒞臨於時節,在該開放時開放,在該凋謝時凋謝,在該隕落時隕落,而非依人之主觀臆斷。然傳說中的武則天令百花一夜之間盡放,而惟有洛陽牡丹誓不服從。我想,這,可能就是文人墨客之杜撰,為擾動中華古國能夠將牡丹凝成國色天香之垂青而已。

花兒就是這樣,以各自的時令紛開著自己,宛若有一個縈定,在將自己的美麗,自己的芬芳,自己獨有的個性特徵,韻律聲中,吐蕊之時,為世間人類帶來歡悅,迎來喜色,讓快樂與幸福為人間所存。

醉入花叢,仿佛已沁入酒醇,“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花海之間也。”興奮得如同孩童,快樂得像個仙翁,瞧天空白雲,觀人生如此,透徹的心,好像在與自然對接,與花兒悄語。

恣意地,輕淺入紙,細揉慢咽,犯傻的人兒,只知聽花開的聲音。《秋翁遇仙記》之秋翁歷歷在目,自己也當如秋翁否?畢竟,欣賞的花兒,培護的花兒,當是一種人生享受之極致。

閉上眼,靜寂無聲,可眼眶內已裝滿了花的韻致。它在開放,它在綻蕾,它在舒媛,那聲音,不啻如春蠶吐絲,細雨輕灑,微雷若無,溫柔,細膩,笑靨連連,羞赧再加羞赧。

聽花開的聲音,也像在聽人生的聲音。生命之於人類,可真是太脆弱,太沒有短暫的回味。瞧瞧,那剛還是鮮活敞亮,青春靚麗的人兒,可轉瞬,只須一個小小疏忽,就將相隔陰陽兩界。這不若然是在攀摘花兒,那花兒易凋,其凋謝隕落之時,何況人乎!

花也有著瀟灑,只是未到花開正豔時節。若然,屆時之光臨,你也會瞧見,花的風騷勁,簡直比人不能二致,尤其像那美女的魔勁,惹得男人直入沉迷,也更希望人能垂憐。灼烈,嗜豔,消魂,是緣嗎?不知紅塵,可否由人知之。

若要記住,請聽清了,花開的聲音,是幾乎記不住的,可真要記,那就須年年相逢花開日,季季花開逢靚時,歲歲關注不錯過,那種與花親密接觸的機會,當是多多益善,需要時日去窺之悟之。不然,當一場失之交臂的錯過花期,你有悔,又能怎樣,畢竟,相擁相離,歎為觀止矣。

徜徉花開,沒有二樣。可要做到的,能有幾何?但思想花開的聲音,必有少年時的遊玩,在清晰地為我送出一瞬之記憶。那就是,我的《我的少年時代之花開聲音》:

我的清純的少年時代,/天空當是多麼蔚藍,/那四季之風兒花兒,/卻盡於我的心靈開放。/令我思之不斷,/頗感成為一個人類的自豪。/以至直到現在,/我都還未遺忘,/因為我的內心,/早已與奮鬥和希翼結緣。/並將一切之一切,/為我帶來著陽光雨露,/帶來著花開聲音,/帶來著我之人生,/並以燭光的映照,/為燈塔般的力量源泉,/恣意揮灑,/汩汩流淌……

這就是我的少年時代之花開聲音,但可不知,是花開之聲音交染,還是花開之聲音閃亮,才將我之走過人生的四十多年光陰,茁壯出自由的歌兒嘹亮,放飛朝陽。

尋覓花開的聲音,真要尋嗎?快慰,感知,嫁接,黯淡的風雲,把琴弦的高飛,以寂寞的喚醒,為靈魂,為夢幻,為上天賦予我們的希望,不去擱淺,只能前進,最終,到達花開聲音的又一個不同凡響的世界。

本文标签: 花開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