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管理员组

文章数量:821310

IOT数字世界和元宇宙

        之前一直在尝试探讨IOT数字世界,并试图建立数字世界基本的世界观和价值观。不外乎,当前大热的元宇宙(Metaverse)也是属于数字世界的范畴。在之前的《数字世界探讨》一文中,有简单对比过元宇宙和IOT数字世界的差异。这里就个人认知对元宇宙做相对详细一些的分析对比。

        元宇宙(Metaverse)是一个古老的词汇,但作为一个最新的概念,在这半年以来非常高频出现在我们的周边,各种各样的解读和思考穷出不穷,而兴奋或担忧等的各种情绪亦随之而来。不谈元宇宙的构造和运转以及由此产生的社会、伦理、道德问题等,从使用的角度来看,元宇宙目前阶段所表现出来的明显特点就是“重”交互(重要的交互体验、重度的交互实现和重复的交互产品),而“重”交互导致沉迷和串行。

        元宇宙的切入点是娱乐和社交,人类要感受和体验元宇宙,就必须亲身参与其中。并且元宇宙世界模型的设定是基于我们现实物理世界这个三维时空的,所以,大家都觉得深度解决交互问题是理所当然的。

        在这个切入点和设定的前提下,首要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把现实物理世界人的基本感知能力的五感(视觉、听觉、触觉、嗅觉和味觉)能力搬迁到数字世界中去。五感搬迁是通过数字化映射来实现的:通过各种新型穿戴设备,数字化现实物理世界中人和物的交互,并把这些交互的数据映射到元宇宙中,用来实现元宇宙中人和人的交互,达到元宇宙中娱乐社交目的。体验是交互的,这种映射也是双向的。这种交互体验的好坏对元宇宙的正常运转具有非常关键性的作用。试想一个看不清、听不明、摸不到且又素然无味的世界有什么愉悦性和吸引力可言?

        实现人类五感交互的数字化映射,是需要耗费极大的财力物力、电力算力的。实现超高分辨率的三维世界构造、渲染和重现,需要强劲GPU硬件和先进编解码技术、显示技术等的支持。实现高保真的高采样、高位深的全景音效,需要高精准的音频采样和放音硬件和复杂的编解码技术。视觉和听觉的数字化还相对比较直接,而更复杂的触觉、嗅觉和味觉,还亟待各种材料传感器等技术的突破来解决。所以,元宇宙的交互过程是需要重度实现的。

        人类接入元宇宙,必定需要各种各样的交互产品和设备。多种实现虚拟现实的VR头盔,多种实现增强现实的AR眼镜,多种实现触感反馈的触摸手套等等。随元宇宙的发展和个人消费能力,我们会看到各种品牌的各类元宇宙设备充斥市场。重复性不一定是贬义的,它也代表着巨大的量,抛开元宇宙构建所需的基础设施和运转所需的内容资源,接入元宇宙实现交互所需的海量的设备就蕴含无限的商机。

        休闲的娱乐和社交,相对于辛苦地生产和建设,总是更加令人愉悦和喜爱。穿戴设备作为桥梁,连接了我们在元宇宙这个数字世界中的交互。当我们把自己的五感通过到穿戴设备上,映射到元宇宙中后,我们等于断开了和现实物理世界之间的彼此感受和交互,这种沉浸式的交互体验导致的结果多半是沉迷于新世界中。这也是人文社会界反对元宇宙的主因。在一些相关科幻电影中,人类完全泡在营养液中,全身插满了各种管线,长期甚至一生都在沉迷于数字世界中而不自知,的确也是令人胆寒。

        我们虽然以数字化身份进入元宇宙,但是因为要进行五感的实时沉浸式交互,因此元宇宙和现实物理世界,虽然是两个平行的宇宙,但从参与和演化的角度来看,是串行的。串行必定损失一定的效率,如果再加上沉迷的话,就可能导致单边失衡。

        一个全新概念或事物的出现,针对它肯定会有不同的声音和观点。这不同有可能限于学术范畴,也有可能基于社会范畴的经济因素或政治因素。所有的赞成和反对不外乎立场的不同、观念的对立和利益的冲突。

        从我们所说的IOT数字世界的观念和立场对比来看当前状态下的元宇宙,有表象的相同,但更多的是本质的不同。首先,虽然IOT数字世界和元宇宙同样是基于0/1比特的数字世界,但IOT数字世界希望设定的是一个高维度的世界,同时也需要完全重定义新的世界观和价值观。而元宇宙基于三维物理世界模型,基本沿袭现实世界的价值观,应该算是数字世界的降维实现。其次,从物理学的角度来看,高维的物体可以轻易进入低维,只是在低维无法完整呈现高维物体的全部。而低维物体要进入高维并保持自身形状,将是异常困难的。我们构造的数字世界是可以在时间线上任意跳跃的,本质而言应该是四维空间,因此我们把三维空间的交互映射到本质上更高的维度空间上去,一定是一个低效高耗的过程,是一个很“重”的工作。高维世界应该有高维世界的高效交互方式。既然我们很难亲身进入高维,那我们就不必亲身沉浸入其中,而是用适合高维世界的数字化替身代替我们参与新世界的演化,在各自的世界中各自精彩。这样也能完全解耦现实世界和数字世界,它们彼此并行而又一定程度上相关,这样才能起到演化文明来促进文明的作用。

        元宇宙的概念从一部电影的第一次提出,到一家上市游戏公司的推动,带来一众巨头公司如Facebook、Microsoft、NVIDIA等的虎视眈眈、躬身入局,再到国内资本界的疯狂热炒,这其中有赤裸裸的娱乐至死、金钱至上,也一定有理性冷静的社会人文思索。尽管我们可能稍显怀疑,可能极力反对,抑或鼎力支持,但事物总会沿着一定的客观规律而向前发展。持续深入的数字化一定是当前时代的潮流和趋势,因此,元宇宙应该也是数字化变革大潮中的一个阶段。

        时代很少跳跃式前进和发展。基于娱乐和社交作为切入点的元宇宙,具有更强的现实意义。它能更快实现中短期效果,吸引资本的投入,促进数字化的深入人心并快速的向前发展。在基于娱乐和消费的喧嚣的霓虹之后,元宇宙会逐渐发展转为更全社会行为的数字世界,向科学研究、生产制造等学术、商业、工业、经济等领域全方面拓展,从消费型宇宙成长为生产型宇宙,实现超越国界、公司等组织形式的更大范围的人类协作。最终目标一定是理想中的数字世界,以文明证文明,促进人类文明发展。

        最后,从概念和名字制造上来讲,元宇宙(Metaverse)实在是非常响亮和具备想象力的。依葫芦画瓢,我们尝试美化和简化一下IOT数字世界以及相关概念名词,方便后续的系列文章编写。

        IOT数字世界,我们可以简称物界(Objverse,Object Universe的合成词),我们人类创建的基于万物互联的高维数字世界。这样的名字应该是比较符合我们东方文化的。它不属于天地人三界,同时,物界万物的基本构成是基于0/1的二进制比特,不在金木水火土五行中。这是一个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全新世界!物界中万物具备独特的物格OS(Object Soul),它是万物的灵魂。而支撑物格形成的是STS(Self-thinking System)反思系统。

本文标签: IOT数字世界和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