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管理员组

文章数量:814246

2007年7月28日

颤颤微微,辗转反侧,实在是睡不下去了,老天爷仍然很慷慨地免费照相,一张、两张、三张......N张,闪光灯电费全免;雷声仍然在头顶俳佪,时不时来一次呐喊,偶尔一下五雷轰顶响开花;雨也越下越大,噼啪声响地打在帐蓬上,真恨不得把帐蓬打得千疮百孔而后快;南广河水仍在潺潺流动,水位暂时还未上涨。我钻出帐蓬,见老谢与两位赤着上身的老同志在聊天,我凑过去听听。原来这两位是每天早上来河里游泳的,今天雷声太大,躲在河边的雨伞下先避避。这时手机的铃声响了,是哇拷先生的安全问候,两位老先生这时聊起了雷击事件。今年雷雨季节,湖南省被雷击死的人多达二十来人,其中有好些人是在打手机的时候被击中,说着说着看了下我的手机,仿佛我离他们太近。我回复了几条短信给哇拷先生,雷雨依旧,于是把心一横,把手机丢到帐蓬里,换上了泳裤,干脆下河去游泳好了。

  见我穿着泳裤站在河边,两位老同志按捺不住了,纷纷下河开始游泳了,老谢见状也换上了泳裤,并把气垫船也托出来,叫醒了小O,他俩在岸上充气,我可是迫不及待地冲下了河中。河水很清,水很浅很急,我顺着河道向上面的大坝走去(方圆一百米的河中,两条叉口流水,中间是个小岛,小岛阻挡着上游流下的水行成了一个大水坝),水越来越深,但仍然清澈见底,很快就到了颈部了,我一个闭气就钻进了水中,随即向前面的一个大石头游去。雨下个不停,串成线的珍珠一颗颗地砸在水面上,随之被水面一颗颗地反弹起来,大概有三四厘米高,弹在最高点的水珠晶莹剔透,下方是仿如托盘的一个小水窝,当水珠落下后掉在小水窝中又散成了很多小水珠在水面上扩散开去,贴着水平面望去,仿佛水面上凝成了一层三四厘米厚的薄雾,似轻纱飘渺,又似仙雾迷漫,足以让人忘却一切,闪电留靓影,何似在人间?

  不一会,老谢和小O把气垫船的气充好了,立即坐上船划进了大坝,小O见水实在是太清了,于是也跳进水中倘游了一番,突然间雨越下越大,十来米的能见度都很模糊了,于是大家都各自成仙了。雷声依旧在响,还时不时在我们的头上炸开,已经顾不上这么多了,先享受再说,要不然这帐蓬露营算是白费了。突然暴雨来了,接着雷声也越来越响,老谢和小O把船划到岸边上岸躲一会雨,河中的水太舒服了,我一时还不想上岸,干脆把泳裤脱掉完全享受大自然了,“我是一条鱼,一条清早就在游泳的鱼;我是一条鱼,一条什么都没穿却游来游去的鱼;我是一条鱼,一条在雷雨交叉中享受大自然的鱼;我是一条鱼......”哼着自己改词的歌曲,一边在水中自由地飘浮着,感觉真好:有老天替我照相,有雷声为我凑乐,有雨声为我和声,还有白鹤在天空为我伴舞,如此惬意的一部MTV、一幅浓墨的山水画、一个令人今生都将无法忘怀的清晨......

  在水中自由自在地游了一个多小时,气垫船也被我和老谢划得溜溜转,这时哇拷先生来到了河边,为我们带来了早餐--传说中的高县鸭儿粑,我们立即抢滩登陆换好衣服开始享受美味。鸭儿粑真是一口一个香,艾叶的清香淡如丝却直钻鼻子;鸭儿粑真是一口一个鲜,清香的芽菜和着流出来的猪油真是滑不粘口;鸭儿粑真是一口一个嫩,糯米裹着芽菜、碎内、猪油不用嚼,一口一个“囫囵吞粑”......我可是一点都不客气,一口气吃了五个,差点来了个全扫荡,还是忍了忍,其他同志还没有吃呢。因雨太大,最后大家确定暂不收帐蓬,等雨停了后再来收,随便检查了一下帐蓬,基本无漏水,帐蓬旁的排水沟完全发挥了它的作用,排洪顺畅。于是我们收拾了一下东西全部奔赴县城,去参加哇拷先生父亲的八十寿宴。

  后记:本次露营的成员有:华仔、老谢、小O、张张;等寿宴结束后,雨仍未停,我们冒雨到河边收帐蓬,这时的河水水位已上涨不少,清澈见底的南广河(清澈的南广河见本篇博客中的图片)却已变成了一条黄龙河,清晨的温柔已消逝无踪,真是幸运,在它变黄之前好好享受了一番,真是令人留恋忘返呀。因雨水随后取消了荺连之行,另外因老谢等骨干要开始周未深造,故双休出行计划将于两个月后再开始安排。期待中......

 

本文标签: 2007年7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