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管理员组

文章数量:829195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

渔父 屈原既放,游于江潭,行吟泽畔,颜色憔悴,形容枯槁。渔父见而问之曰:“子非 三闾大夫与?何故至于斯?”屈原曰:“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是以见放。” 渔父曰:“圣人不 凝滞于物,而能 与世推移。世人皆浊,何不淈其泥而扬其波?众人皆醉,何不哺其糟而歠其醨?何故深思高举,自令放为?” 屈原曰:“吾闻之,新沐者必 弹冠,新浴者必振衣;安能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乎?宁赴湘流,葬于江鱼之腹中。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尘埃乎?” 渔父莞尔而笑,鼓枻而去。 乃歌曰:“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遂去,不复与言。
一曲空港曲中的“脏水洗身”不由得想起渔父的“ 沧浪之水 清兮 ,可以濯 吾缨 ;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

本文标签: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